2018年7月27日 星期五

若再不及格 我國金融投資恐受三大損傷

亞太防制洗錢組織 (APG) 評鑑團第 3 輪相互評鑑時間表出爐,訂於 11 月 5 日至 16 日到我國進行「現地評鑑」(On-Site),若這次 APG 評鑑再不過關,恐將使我國資金匯出入大受借款影響、金融機構在海外的業務受到限縮、國人赴海外借貸投資遭受嚴格審查等種種不利結果,國際聲譽與地位恐大幅貶落,不可不慎。

台灣是亞洲第一個通過《洗錢防制法》的國家,因此得以在 1997 年以創始會員國的身分加入 APG,不過在 2007 年被 APG 列入「追蹤名單」,期間因遲無改善進度,2011 年又被列入離制裁僅一步之遙借錢的「加強追蹤名單」;打個比方,就是考試不及格又一再拖延補考,惹得校方揚言要留級。

為此,我國一直致力相關法規修正,並以 2015 年建構刑事沒收新制、2016 年制定資恐防制法以及修正洗錢防制法等借貸實績,去年 7 月成功說服 APG 同意我國脫離「加強追蹤名單」,換言之,確定還有補考機會,也就是今年 11 月的「現地評鑑」。

除金控、銀行、證券、保險業等金融業者要加強洗錢借貸防制以外,包括與金融業往來密切的會計師事務所,也都在評鑑以內,此次對我國的洗錢防制來說正處於一個歷史關鍵性的時刻,由於前幾年的兩次評鑑中借貸,台灣都被列為觀察追蹤國家,此次評鑑至關重要。

評鑑結果分為「一般追蹤、追蹤名單、加強追蹤名單、緊急加強追蹤名單」,若再次沒有通過評鑑,尤其絕對不能被列入「緊急加強追蹤名單」,一旦落到此評級,借錢台灣恐怕就會被防制洗錢金融行動工作組織 (FATF) 列為「高風險監控國家」,甚至是「不合作國家」,將重傷我國金融業發展,包含資金匯出入大受影響、金融機構在海外業務受到限縮、國人赴海外借錢投資遭受嚴格審查等種種不利結果。

2017年1月19日 星期四

國巨併大毅/陳泰銘江財寶 談合有機會

大毅經營權之爭纏鬥十年,等於是一場國巨董事長陳泰銘和大毅董事長江財寶兩人的意志力競賽。然而,這幾年陳泰銘和江財寶對外的談話,其實早已為雙方合作留下空間,就差點頭這最後一步。

2007年國巨入主大毅失利,和2011年與私募基金KKR連手推動國巨下市未能成功,一直是陳泰銘心中的兩個遺憾。如今,國巨本身經過調整體質和大減資,每股獲利已拉升到5元以上,私募下市的必要性已不存在,剩下的是一懸長達十年的大毅這樁產業整合案。

這幾年來,陳泰銘接受媒體訪問時,若是被問及大毅話題,他總是不願多談,多數只花時間強調集團旗下各轉投資過去的改造成績單。但他也曾表示,過去一向不口出惡言,就是為了保留合作的空間。

其次,以往堅拒不從的大毅,近來態度也有改變。這十年內,科技業歷經金融海嘯、紅色供應鏈來襲,加上筆電、手機、電視等主力市場紛紛步入成熟期等,外在環境改變大;況且,國巨握有超過一成股權,本來今年就會在大毅的年度董監改選時至少取得一席董事。

江財寶早於去年6月股東會後受訪時,就對與國巨合作議題鬆口表示,現在產業的狀況是蠻辛苦的,產業合作未嘗不是好事;只要合法並兼顧股東、公司和員工大利益,其實沒有什麼不可以,他不會以自己利益考量。

雖然事後大毅方面對外表示是「媒體過度解讀」。他在談及紅色供應鏈議題時還曾親口表示,陸廠曾登門求親,但他「與其賣陸廠、不如賣國巨」。

2016年3月9日 星期三

打房衝擊「房貸量」 銀行轉做信貸「頻電銷」

以房貸業務員來說,每個月平均業績目標大約要1500萬到3000萬,但現在政府打房買房的人少了,自然房貸業務也少,有些業務為了達標就會超貸,而現在銀行房貸量下滑,就只能轉做借款同樣也是高利潤的個人信貸,推銷電話量也增加。

預售屋冷冷清清,房仲帶看量銳減,沒人上門看房買房,房貸業務難達標,各家銀行改推個人信貸,一天平均
借貸都能接到一兩通像這樣的電話。

貸款電銷:「針對卡友貸款不一定是每個卡友都有的專案,4.99的利率一率到底。」

電銷專員卯足力氣用低利率吸引民眾辦理信貸,銀行貸款業務分類像是信貸房貸都屬於,高績效
借貸業績不僅分紅多達標也能夠加薪,而車貸學貸卡貸的利率低就屬於低績效的業務,以房貸業務來說底薪大約2萬5到3萬左右,每月業績得做到1500到3000萬,若100%達標每月薪水就能衝到5、6萬,但淘汰率很高,也因此多多少少都得靠借貸超貸來達標。

房產專家Sway:「合約上面成交價是800萬可是你寫1000萬,隨便8成你也超貸啊,所以其實這種
借錢超貸情況這幾天稍微少一點,央行越殺越緊但是各銀行還是越做越多。」

根據央行消費性貸款統計,今年1月的總額比起去年12月不增反降了25億,各家銀行網站上紛紛推出各種信貸方案,低利吸引民眾上門,只是民眾不只消費力道縮水,連貸款
借錢需求也下降,業務員難銷業績也難達標。

2016年1月15日 星期五

全球正面臨這世代最嚴峻的風險

世界經濟論壇指出,世界將面臨嚴重風險。政治不確定性升溫到冷戰以來最高,難民數也來到史上高點。氣候變遷的影響也加劇,恐怖主義也越來越猖狂。

《CNNMoney》報導,這是世界經濟論壇訪查專家後,趕在下周世界領袖、商業領袖齊聚的瑞士達佛前,所彙整出的風險
借款報告。

世界經濟論壇地緣政治主任 Espen Eide 指出:「風險將更真實、更迫切,我們已經來到了轉捩點」。

該份報告訪查了近 750 名專家及決策者,包括學者、執行長、政治領袖等。該份報告指出,過去 10 年來它警告的
借貸風險,現已經開始傷害人民、機構及經濟。

蘇黎世保險集團風險長 Cecilia Reyes 表示:「地緣政治風險的不確定性,讓企業面臨計畫取消、牌照被撤、生產中斷、資產受損,以及資金難以跨境轉移的風險」。

目前因為戰事、貧窮、天災而遠離家鄉的難民達 6000 萬人,等同於全球人口第24 多的國家
借錢,數量來到史上最高。

難民數字很可能將繼續成長,這將替各國政府帶來壓力,也讓國家間關係緊張。Eide 表示,特別是歐洲的難民問題,讓國家間的關係更趨複雜。

該報告也指出,氣候變遷是影響最大的風險。隨著極端氣候、天災越來越常見,
借貸這讓政府不得不採取動作。

12 月的巴黎氣候會議,專家表示只是開端。Reyes 表示:「這是正確的重要一步,不過目前還沒有任何正面進展,還有很多事情需要完成」。

股市正在下跌、油價不斷重挫,中國的經濟成長也正在放緩,專家對於全球經濟益發
借錢憂慮。

世界經濟論壇全球競爭及風險主任 Margareta Drzeniek-Hanouz 指出:「經濟成長我們掛懷於心。我們知道,世界正步入緩慢成長期」。

但,
借貸危機也讓本來彼此不怎麼友善的政治領袖,開始願意攜手合作。

Eide 指出:「我們看到強權開始合作,比方說伊朗核談、巴黎氣候會議,以及北韓的氫彈試爆,都可以看到強權合作的痕跡」。

2015年12月3日 星期四

新興市場回神 11月資金流出規模縮小

富蘭克林投顧指出,美國10月就業報告亮麗,加上美聯邦準備理事會官員談話強化升息預期,資金在10月強力回補新興市場後,11月再流出,但流出規模已較第3季縮小。

國際金融協會(IIF)估計,11月資金流出新興市場規模為35億美元,主要是流出新興股市規模達29億美元,新興債市僅流出6億美元,且10月資金流入新興債市規模由77億上修至99億美元。

新興市場三大區域中,拉丁美洲連續兩個月獲資金流入,其餘區域均遭資金流出,以新興歐洲流出規模最大。

富蘭克林投顧表示,雖然美聯準會12月升息機率在美國公布10月就業報告後大幅提高,但因新興國家債、匯市已領先反應,許多新興國家貨幣被低估程度達15%至30%,近期資金流出情況已見緩解。

因此,隨升息不確定性消除,資金可望重回市場,找尋被低估的投資機會,投資人可以新興國家原幣債券型基金可作為參與新興市場轉機行情的加碼首選。

富蘭克林強調,過去一段時間在市場恐慌情緒蔓延下,資金一昧自整體新興市場中撤出,但新興市場並非單一資產類別,確實部分經濟體質較脆弱的國家如委內瑞拉、俄羅斯、南非和土耳其因為對能源依賴度高,或政治不確定性,或政策管理不善問題,投資前景展望欠佳,這是應開撤出的市場。

不過,墨西哥、馬來西亞、南韓等國家目前經濟狀況,與財政體質已遠比金融海嘯,或比亞洲金融風暴時好,但資產價格卻比過去危機時低廉,是相當難得一見的投資機會。

富蘭克林看好新興國家原幣債市擁有高殖利率機會,且較美元計價的新興債受美國利率上揚的影響較小。

此外,相較股市、債市及商品市場,新興市場貨幣是最過度反應美國升息的資產類別,隨著聯準會升息不確定性消除,市場回歸理性,預期場外資金將優先尋找基本面佳,但評價面遭大幅低估的新興國家貨幣,有助這些貨幣表現回歸個別國家基本面。